王傳利
  政治投機者,是中國共產黨長期執政背景中產生的一個特殊階層。如同航行於大洋之中的萬噸巨輪免不了依附寄生蟲一樣,黨的肌體中已神不知鬼不覺地鑽入了一群政治寄生蟲。黨政機關、高校和科研機關的政治投機者編織的毒網會纏住執政黨,阻塞了吸收新鮮空氣和養分的毛孔,蠶食著執政黨的勃勃生機。
  他們的身上,帶有革命戰爭年代背叛革命信仰的叛徒基因,還繼承了隨時隨地出賣靈魂換得幾兩燒酒的流氓無產者血脈。疾風暴雨的革命年代,易於大浪淘沙,清理變節者。建設時期,相應的汰選寄生蟲機制沒有跟上,致使相當多數量的投機者依附在黨的健康肌體上。
  此階層長期被人忽略,是因為他們比“拿槍的敵人”更隱蔽,比“不拿槍的敵人”更狡猾。政治蛀蟲們混進共產黨隊伍,行蠅營狗苟的爛事,阻隔黨與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繫,截留黨給人民的福利,敗壞黨在人民群眾中崇高的聲望。他們精通厚黑術,見風使舵,言行不一,自相矛盾,不斷根據外界的需要魔術一樣地變幻顏色,有時自己也被假面具搞糊塗了,不知道自己說的哪句話是真,哪句話是假。
  政治寄生蟲們機敏過人,具有超強的感知外部環境能力。他們以實用主義為座右銘,神態專註地關註著任何一個獲取私利、升官發財的機會,巧妙地利用人際關係,算計著與之交往獲取的利潤得失,決定是賣身投靠還是棄之如敝履。
  他們奉行極端自私的市儈哲學。他們熟悉黨的路線方針政策,敏銳地將黨的方針政策中的任何一個瑕疵當做謀取私利的絕佳時機。旁門左道,無師自通,欺上瞞下。他們充分利用改革開放“試錯”、“摸石頭”的特點,將改革開放過程中的任何一個政策或體制縫隙,變成個人發財致富、投機鑽營的機遇。因怕遭到清算,還賊喊捉賊地恐嚇別人:“反對改革,死路一條!” 究竟是懶政還是勤政,積極工作還是消極工作,完全取決於獲取個人私利的多寡。只要有謀取私利的機會,就像打了雞血一樣衝鋒、哄搶。撈不到私利時,則心灰意冷,獃若泥塑,無所事事。如果謀取私利的算盤不如意,則怨天尤人,敵視一切美好的事物。
  他們排除異己,喪心病狂,是黨內健康力量、勃勃生機的死對頭。他們能夠口是心非地背誦為人民服務的詞句,卻沒有為人民服務的能力,所以,敵視和陷害那些真心愛黨愛國、具有為人民服務的高超本領、擁有強大民意基礎的好幹部。有時此地無銀三百兩地辯白從來沒有謀取過私利,有時對腐敗現象嘟嘟囔囔表示不滿,那隻是因分贓不均或因沒有獲得更大的腐敗機會而已。他們像食腐動物一樣,靠腐化成分壯大自己。不是為黨和人民分憂解難,而是洋洋得意地消費著黨和人民的痛苦。他們坐地分贓當本錢,出賣靈魂以求榮,置忠良於死地,推組織下深淵。他們的肥碩健壯,將導致黨的肌體萎縮無力。
  蘇聯改旗易幟,一個重要原因是蘇共龐大組織里寄生了大量蛀蟲。痛定思痛,中國共產黨的堅強有力,體現在與政治寄生蟲作鬥爭是否堅決並有效。政治寄生蟲不能在和風細雨中清理,只有經過一連串的刮骨療毒、壯士斷腕的堅決鬥爭才能擺脫。▲(作者是清華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lung

st77stdkh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